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あの夏 01

#千咲 #人魚AU
01
在搖晃的巴士上,千景一手扶著行李箱稍微挪動臀部,一小時都這麼顛簸他可真受不了。回想起出發前指導教授跟自己說了:「要好好做暑假作業,記得帶土產回來給我和密喔。」 「我要棉花糖就好。」 那種東西去便利商店買就好了。
沿途的風景與城市完全不同,一眼望去的田地充滿了鄉間的氣息,希望這不是教授故意想要讓自己受苦受難拿到畢業資格。 終於來到了這班公車的終點站,下車前司機還非常好心的提醒這一班公車一天只有六班,下次要記得看時刻表。
「你就是千景吧?歡迎光臨捏。」 教授是說聯絡了村長來車站接人,但眼前小麥色皮膚的外國人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日本鄉下小村的村長。 「我就是,還感謝您特地來接我,請問村長--?」 「你可以叫我シトロン就好了唷。」 顯然這個人就是村長了,拉著行李箱一邊跟著對方雀躍的腳步來到了村裡唯一的一家民宿,說好聽是古色古香而實際一點就是老舊得比自己奶奶的年紀還大。 「綴、客人來囉,待會要把人帶來我家,我先回去準備了唷。」 「歡迎歡迎,請往這邊走。」從櫃檯後探出頭的是個長相誠懇的青年,放下了手中的筆帶他往樓上同時自我介紹「這裡是你的房間,有什麼事可以隨時告訴我,啊、走廊最裡面的那間房為了你的安全,請不要過去。」 身為一個要做民俗學調查的研究生,聞了一絲怪談的味道: 「我不怕鬼故事的。」 「不是啦、那邊是倉庫,怕打開門你會被東西砸到而已。」青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老闆娘懷孕之後就沒在整理東西,我只好把不要用的全往那邊放了,只好等她生完回來才能處理。」 千景さん整理完之後就一起去村長家吧,晚上有個為你舉辦的歡迎會。說完就下樓去了,留下他還有簡陋的房間。幸好還有壁櫥,不然他的行李箱就已經佔去四分之一個房間。 單人床、向著窗的木書桌椅跟一台電風扇,夏天才剛開始天氣會更加炎熱、而這裡似乎沒有冷氣,千景覺得自己遲早會被熱死。 「那個、房間裡--」 「你看到了對吧?」綴正在收拾前台做出門的準備「那一台電風扇是你專屬的喔,這個暑假只有你一個客人所以不會有其他人使用,我們走吧。」 「好的。」 關於為什麼沒有冷氣的話題完全說不出口。
夕陽將世界染成了橘紅色,太陽西沉後的氣溫漸緩帶有夏日的涼意,一路上也遇到了幾位也要往村長家去的村民,和綴閒話家常起來之外對這個外地來的研究生十分感興趣,不停地拋像是『來做什麼研究哇?』、『小哥這麼帥有女朋友嗎?』之類的問題過來。 村長所…

Beautiful Dream 02

外頭開始下起了雨,化學老師還在講解Peter早就知道的理論,無法動手實驗讓這堂本來很有趣的課,一瞬間讓他想大打呵欠。 「放學要去哪,Ned?」 轉過頭想跟隔壁的同學閒聊,對方一臉狐疑地告訴Peter他的名字叫做John。 Ned是誰?一個曾經的朋友?又或是他今天真的狀況不好? 「沒事,大概昨晚沒睡好。」 「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Peter本想回答自己翹課會被罵--會被誰罵呢?他真的需要休息了,他想。 舉起手來告訴老師自己身體不舒服想先離開,基於Peter在課堂表現上一直都很優秀沒有再多問就讓他離開了。 拎起背包走出教室才翻了翻只有課本的書包,果然沒有帶傘,這場雨下得非常不對時機,朝著窗外嘆了一口氣。 同校的朋友們都還在課堂上,快速手機通訊錄的名單像是少了一半,沒什麼人可以及時給自己一把傘,只好去看看有沒有愛心傘可以借用,按了向下的電梯然後等待。 頭頭上方的數字正慢慢倒數著到自己的樓層,一股不安感讓Peter又多壓了幾下按鈕,雖然那並不會讓電梯下降的速度加快。 終於看見電梯門在眼前滑開時,嚇人的發現那只是巨大的空洞,下一秒纜繩斷裂的電梯廂直直的向下墜落。
不--!
身體的第一反應是衝向前抓住纜繩,碰到的卻只有冰涼的地板。 那只不過是又一個身體不適帶來的詭異幻覺,但為什麼直覺反應是想要拉住呢?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又不是漫畫裡力大無窮的超級英雄。 重新整理了呼吸,站起身在電梯裡按下一樓的按鈕。
大雨依然稀哩嘩啦的下著,拖著小心又緩慢的步伐經過Janet van Dyne教授的量子力學教室,今天的她依然有活力的在『催眠學生』,但對量子領域十分感興趣的Peter每次上課都收穫良多。 不過大雨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沒帶傘,哼?」 上節下課間遇到的少女再次出現,仰著被澎亂頭髮覆蓋的腦袋,看著不斷墜落的雨滴。 「對,我第一次翹課就如此的不幸。」 呵呵,Michelle被逗笑了,拿出她的素描本和剛削好的鉛筆開始描繪Peter苦悶的側臉。 「你的畫真的很酷。」 他想不到任何稱讚的詞語,感覺很熟悉聽上去可不算什麼稱讚。 「謝了,不過是一些幻想角色罷了。」 除了機器人還有像是怪獸一樣的大塊頭以及圓圈狀的太空船。 「我覺得不太舒服。」 「你還好嗎?」 不好。但不像是身體層面的不舒服,給了她一個沒事的笑容: 「我最近總會想起一些奇怪的事,感覺我應該要知道什麼但是我忘記了。」 「好怪,從什麼…

希望

#<底特律:變人>劇透有 #無CP,Markus中心 #捏造有
#Carl死亡的路線
「你確定要去嗎?」 Simon在Markus走出基地前發現了他,戴起兜帽和墨鏡偽裝,手裡是畫展的小手冊。 「是,而且我會回來。」 頭也不回,耶利哥的領導者再一次的走回街上,只為了再一次看見Carl的畫。 Leo會做這個決定他並不感到意外,在這種時候能撈錢當然盡量撈,門票費打著『Carl Manfred遺作』的名號,對一般民眾來說並不便宜。Markus來到售票口坐在玻璃窗後的銷售仿生人對他甜甜一笑: 「你好,請問需要什麼?」 用手指稍微拉下墨鏡露出眼睛對她眨了眨眼,她的笑容依舊並告訴Markus可以進入參觀了。 安靜的美術館裡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在細語討論,一邊避開視線一邊審視被放在高級畫框中,出自那雙充滿皺紋而溫暖雙手的畫作。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畫,有來真是太好了。」 「跟他平常的作品有不同的感覺呢。」 Markus有認出他們,有時會來家裡和Carl討論藝術與繪畫的夫妻,兩人沒有孩子所以把精力都放在創作上,今天他們還帶了個孩童型的仿生人,那男孩發現了Markus的視線而望了過來,他把食指抵在唇邊要男孩別說出去。 他走過轉角,發現那一幅和平時不同的作品,就是自己按照Carl要求比起眼睛所畫出的畫,Leo從不在乎Carl的畫也難怪會搞錯,只是這幅畫居然非常諷刺地被取名為『希望』。 「希望,是嗎。」 接著他聽見了導覽人員的聲音,把墨鏡再往上推一下便離開了美術館。

他們不會做夢

#<底特律:變人>劇透有 #無CP,三位主角
Hank正在被惡夢糾纏,在駕駛座裡躺著眉頭深鎖、呼吸不穩,時而稀哩呼嚕的說著夢話。副駕駛座上的Connor猶豫了一會兒決定把他叫醒,當然輕聲細語行不通,最新型的仿生人稍微使點力拍了拍Hank的臉頰。 「醒醒、安德森副隊長!」 「哈啊?!」 驚醒的警察張大雙眼與嘴巴,手正往腰間的配槍,看見害他嚇一跳的塑膠混蛋正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 「你差點就被我一槍斃了知不知道,下次別這樣。」 「可是你正在做惡夢。」 滿臉的無辜,仿生人做出的選擇都是評估過後最佳的那一項。 「不過就是個惡夢,不會怎麼樣。」把已染上銀色的頭髮自額上往後梳,再讓自己清醒一些「人都會做夢的。」 「是的,不過夢境的形成是透過--」 「停,我沒興趣聽那些狗屁。」 Connor知道對方有起床氣,沉默的等到車開始移動才再次開口: 「我們不會做夢。」 「連仿生羊都不會夢到嗎?」 轉動方向盤的Hank說了一個笑話,關於那部經典的作品,起碼Connor是這麼理解,所以配合了笑了笑: 「不會。」
***
雖然他們不會夢到仿生羊,但現實有時就如同惡夢。 Kara緊握著女孩的手,而雨從他們離開那座房子前都未停歇,她知道她得為了生存做出她不喜歡的選擇。 「Kara?」 Alice捏了捏她的手。 「怎麼了?」 「我們會沒事的,對吧?」 只要她們有彼此就沒有問題,Kara知道女孩想為自己打氣,做了一個深呼吸(雖然在實質上無法幫上忙,但總覺得好多了)後笑了: 「我們會沒事的,總會有辦法的。」 牽著手,她們只要持續前進就有一天能走出惡夢。 雖然他們不會做夢,但是他們依然有追尋自己夢想的權利。
***
夢想是什麼?Markus記得Carl曾經問過他這個問題,他還記得那是一個溫暖的午後,陽光透過窗戶在木質的地板上形成不規則的形狀。他也還記得自己回答了「人類的自我實現」,因為身為仿生人的他們早就被限制好該做什麼,沒有「自我」哪裡來的「自我實現」?
「Markus,又有資源進來了。」 將長髮梳攏至一邊的North找到了耶利哥的首領。 「知道了,我等等過去。」 似乎想說些什麼的厚唇開啟又闔上,不確定要不要繼續待在Markus身邊,被她不同於平常大剌剌的扭捏給逗笑了,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要她過來坐下。 「有時候我會想這一切說不定都只是我的一場夢。」 「我們又不會做夢。」North馬上反駁…

Beautiful Dream 01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 劇透有
#Super family設定有


鬧鐘的聲音規律地響著,Peter發出無意義的呻吟一個翻身把棉被裹住自己的腦袋假裝沒有這一回事,依然敵不過越來越大聲的鬧鐘,伸出一隻手想把鬧鐘關掉,第一下卻只拍到床頭櫃的一角,痛得縮回了手,而鬧鐘還在大聲歌唱。棉被裡的人又扭動了幾下,最後掀開棉被想把鬧鐘用蜘蛛絲射出去,卻找不到蛛絲發射器。 「蛛絲發射器?」 為什麼腦中浮現了陌生的物品,明明從來沒有見過卻想使用?Peter坐在床上雙手拿起了鬧鐘按下開關。抓了抓凌亂的頭髮,決定把這件事當作是自己睡糊塗了。 想起早上第一節課的西班牙老師非常嚴格,慌忙的下床梳洗穿衣,早餐就決定是街角的三明治了,抓起背包、手機以及鑰匙飛奔出獨居的小公寓。
在隊伍裡等著輪到自己點餐,廣場上的看板正在撥放宇宙天團--Guardians of the Galaxy的最新單曲,Peter早就聽到都會背起歌詞,一邊輕哼一邊跟老闆說自己的那一份要多加小黃瓜和芥末醬。為了省時間總在路上大口把早餐解決,把紙袋揉成一團再用完美的拋物線扔進路旁的垃圾桶裡。
前腳踏進教室後腳老師就進來了,刻意向一旁的同學作出抹去汗水的動作,惹了幾個人憋著偷笑。嚴格的西班牙老師當然沒有錯過這一幕,帶有口音的要Paker同學先唸一段課文,沒有準備的Peter坑坑巴巴硬是將那一段念了十來分鐘。 大概是看他還算乖巧,之後在課堂上也沒有再多刁難他。手撐著臉頰恍然看向黑板和老師,另一手在筆記本的角落塗塗寫寫,此時,早上想到的『蛛絲發射器』又回到腦袋裡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跟蜘蛛相關的東西嗎?鉛筆塗鴉的黑色蜘蛛霸佔了筆記本的角落。 下一堂課是他最喜歡的化學課,收拾了桌上的課本準備去別的教室,沒有注意撞到了一位女同學,她手上的素描本掉在地上。 「抱歉!我幫你撿吧。」彎腰撿起的同時看見了上面畫了類似機器人的素描「這好酷喔。」 黑皮膚的女同學扯了扯嘴角: 「謝了,老實說,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好像在夢裡出現過。」 「你的夢很酷。」 Peter向她擠眉弄眼,她伸出手說自己叫做Michelle。 「我叫Peter,啊,我還有課,之後見。」 小跑步向化學教室,腦裡都是素描本上的機器人,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見過,上面沒有顏色,卻覺得它應該是很好看的金屬紅色。

Soulmate 02

02
「我來幫你拿吧?」 「不需要。」 被拒絕的喬納森露出像是幼犬被挨罵時垂下耳朵的表情,但仍跟在達米安後面拿著餐盤排隊。一隻手被三角巾吊在胸前的男孩神色自若的用單手端著上面放有麵包和幾項配菜和牛奶的餐盤,用著韋恩式笑臉回應其他同學們的關心。 達米安找到沒有人的桌子坐下後,鬆了口氣開始吃批評過無數次的學校午餐,坐在對面的農場男孩一邊大快朵頤一邊小心翼翼的觀察他的朋友。早就對喬納森這種『關心』的舉動習以為常,本想扔下一句:「我下午還有別的課。」離開,卻因為喬納森用一種發現新大陸的語氣說了他的發現而留了下來,過於吃驚的留了下來。
「哇喔,你有白頭髮耶。」
這個世界有所謂『靈魂伴侶』的存在,只要與那個人交換過體液便會開始快速老去,一但兩人心意相通才會停止。 有些人想要變老,窮其一生尋找自己的伴侶,而另外一些人則將青春當作上天的恩賜。 當然,在科技發達的現在,有人想隱瞞自己變老(或是自己是個老人)也不是個問題,自然而然也不太有人在意靈魂伴侶的問題。 達米安則是不相信自己會擁有靈魂伴侶。
「你在說什麼?」 「我說你有白…」 馬上摀住搞不清楚狀況的農場男孩的大嘴巴,也不顧對方還沒有吃完直接把人拉去一旁的廁所。 「我還沒吃完!」 「在哪裡?」 「什麼在哪裡。」 他要被這個笨蛋氣昏了: 「白頭髮!」 「在後面,你看不到。」 在洗手台的鏡子前擺弄角度,終於在後腦杓的黑髮裡找到一絲白髮,這大概只有擁有超人視力的喬納森可以一眼看見。發出低低的沉吟,達米安深呼吸: 「不要告訴別人。」 「好,可是為什麼啊?」 「因為我不想被知道,然後我要去上課了。」 把一臉困惑的喬納森留在原地,快步走了出去。
無聊的歷史課,通常都是他的沉思時間,唯一自由的手轉了轉鉛筆在筆記本上寫下『何時』。 現在白頭髮的數量還不多,那就是最近開始,要與靈魂伴侶體液交換也只有他被水裡救出來的人工呼吸了。 接著是『誰』? 當時在場的有喬納森、迪克、傑森、提姆,前兩者都還在能接受範圍,後兩個如果真的是靈魂伴侶,他乾脆現在就死去還好一點。 現在達米安覺得非常火大。其一是這個發展跟愚蠢到極點的童話故事有著太相似的發展,而且他所「扮演」的角色還是被救起來渾然不知救命恩人是誰的「王子」。 最後是『怎麼辦』。 或許可以從旁敲擊到底是誰對他人工呼吸,但是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接受事實。不能接受也得接受,為什麼他的人生如此艱難?嘆了一口長長的…

你的世界

#千咲 #千景0415生日快樂 #深夜60分創作題目「眼鏡」
他做了一個夢,夢見那傢伙摸了摸自己的頭,說著「太好了,跟December找到了家人,要當個乖孩子喔。」 正想回說自己不是小孩了,眼淚卻無法控制的湧出,一個單音都發不出來,那人的笑容與溫暖的掌心依舊。 從夢中清醒後,下意識的碰了一下臉頰,夢中猛力哭泣的感覺太過真實。 瞇著眼睛爬下床,卻發現本來放在桌上的眼鏡不見了,朦朧的視野中發現室友並不在房內。就算眼前不太清楚,訓練過的身體能力也能讓他不碰撞到任何東西走出寢室。 盥洗過後往談話室走去,照理來說,假日的談話室應該都會有人在,但現在卻是靜悄悄的不可思議。 還在思考這是怎麼回事,就聽見背後傳來咲也的聲音: 「千景さん。」 轉過身來,模糊的看見春組的組長戴著他的眼鏡。 「這是一個惡作劇嗎?」 「嘿嘿,我也想看看你看到的世界會是怎麼樣子的呢。」超微墊起腳尖,將眼鏡還給原本的主人「生日快樂。」 在咲也的身後,其他的團員手上拿著禮物和蛋糕,看來是要準備一場生日派對了。 「壽星快來吹蠟燭啦!」 「貓貓也來幫ちかげ過生日喔~」 「等等、哪來的貓啊?!」 一瞬間談話室又變得鬧哄哄的,讓壽星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就是我看到的世界呢。」
咲也眨了眨眼跟著笑了。